書名:台灣漢詩日記2012-2017 : 蔡明哲教授社會詩學選集
   產品編號:88
   ISBN:978-986-7599-86-5
   出版年月:2017年12月
   作/譯者:蔡明哲 著
   頁數:272
   定價:380  優惠價:342
教學樣書索取 團體訂購


浩浩山河闊

長竿細浪紋

初心無計議

誤釣水中雲

 

蔡明哲教授以社會學家的觀點,觀察台灣社會,展開台灣漢詩社會詩學研究。

探討台灣日常生活中人民的思想和感情,以及這種思想、感情深處的社會美學價值判斷、時代心靈與社會氣質的變遷。

台灣漢詩日記透過社會功能、社會創造、社會解放三種詩論,反省台灣社會現象與問題,從而推動社會改造。

 



 主任序

天空覺地寬

 

這本《台灣漢詩日記》是蔡明哲教授退休的紀念文集,我非常榮幸應老師之邀作序。蔡老師榮退是東吳大學社會系的大事,因為他是創系的楊懋春教授關門弟子,也是本系第一位受聘專任師資,服務迄今四十四年,曾開設「台灣社會史研究」、「社會學與繪畫專題」、「社會行銷」、「都市社會學」與「休閒社會學」等課程,春風化雨門生無數遍及各行各業,影響力無遠弗屆,他的學術生涯就代表著社會系一頁光輝的歷史。在校服務期間,蔡老師歷任社會學研究所所長、社會學系主任、文學院院長與教務長,不僅嘉惠本系,也功在東吳,他持事穩重、待人親切、行政卓越、學養深厚,深為士林仰重,為謙謙君子學者文人典範。    

自我十餘年前進入東吳社會系任教以來,即受 老師的學術典範與人格精神啟發,念茲在茲者以台灣本土的研究為依歸,出入理論與實踐與時俱進。於系主任任內,秉持 老師教誨「無私奉獻」、「以學術領導行政」的服務精神治系,學習他所說的「客觀隨緣、主觀敬緣、主動結緣」的待人道理。長期歷練、咀嚼其中深意,爾今略得一二,言教身教,我的感謝實溢於言表。     

而作為一名台灣現代詩人,我讀蔡老師這本詩日記時,特別有感受。雖然體例上新詩與漢詩有所不同,但是可以興觀群怨的本質實屬一致。我們若能摒棄白話文言的虛假障礙的話,則這本集子有眾多待發現的靈光。我所看到的其中之一,是蔡老師真詩人的寫作側影。唐代詩人賈島曾有名句「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那是描寫他騎在驢上走訪好友李凝未遇的尋常小事,卻因考慮用「推」好還是「敲」好而猶豫不決,邊走邊想地入神,並用手勢做出推敲的動作,引發行人側目也促成一段他和當時擔任京兆尹的詩人韓愈的友誼。推敲字句乃真正詩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蔡老師在本書自序時就看到其風采。他說漢詩的書寫,「十數年來,運用電子產品打字,一旦補得靈兔,或書寫於紙片,或書寫於iPad, iPhone, Notebook上。經修改謄清,書寫於紙本詩集保存。」運用當代新科技隨時捕捉靈感紀錄吉光片羽,修改謄清的「推敲」,正是詩人本色。

其次,蔡老師主張,寫台灣漢詩雖受限於格律,但「只提大要、不計細節」。表現技法上要能「知明守暗、運用留白」,從日常生活釀造,成為社會溝通媒體。漢詩如此,現代詩的寫作亦復如是,對於詩的文字紀律要求不分體例,隱喻明喻所指向的正是「溝通」,與自己溝通、與人溝通、與社會溝通。因此,蔡老師文集中舉清代鄭板橋墨竹畫為例,主張「社會詩學」可分為社會功能、社會創造和社會解放等三種詩論;並進一步在東吳社會系教師研究成果發表會時,提出台灣漢詩批判詩論。凡此種種顯示,蔡老師已經從長期詩創作進行社會學考察與理論反省,形成一種藝術社會學高度的視野,令人讚嘆。

總體來說,在我眼裡,蔡老師多才多藝、是一個能把「權威與教條融化於人文美學中」的文藝復興人(Renaissance Man)。即使遭遇阻礙或困難,他總是保持泰然、穩重前行,他在行政上具備綜觀全局的高瞻視野、學術上展現了跨越學術界線收攝於人文美學的能力,醞釀出蔡老師在〈未來詩簡〉中所說的「天空覺地寬」的泱泱胸襟與人格風範,在教育日漸商品化的今日,他是我們的典範。

社會系已經訂於2018年的15()為蔡老師盛大舉辦榮退會,並作為本系創系四十五週年慶祝活動的一環。 老師對東吳大學社會系而言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我做此序的目的是希望他的人文美學精神作為鎮系之寶,傳承並發揚光大,持續引領我們邁向下一個四十五年的光輝大道! 

 

石計生

於臺北外雙溪畔

2017.9.24

 

自序

 

出版緣起與謝誌

系裡幫我出版這本書,當作70歲從東吳大學社會學系退休的紀念文集,讓我感覺格外榮幸和愉快。由於石計生主任和各位老師的好意,促成了這本書的出版。原本想以光碟出版全集,便於容納1960-2017年,約兩千數百首詩作。這樣,較符合經濟、環保,既不占空間,又可將它完整保存,傳達給未來的讀者。

先前,周怡君教授幾次說,想邀請一些學界的學長姊,一起寫文章或論文,幫我出版紀念集。我非常感動,卻不好勞煩大家。最後那次,我順口說:就出版詩集好了。

石主任非常誠意,曾多次說要為我出版退休紀念文集,令人由衷感謝。今年52日,我在社會學系教師研究成果報告,提出〈台灣漢詩的社會批判詩論〉後。隔日,石主任便希望出版台灣漢詩日記。當天,我就請求他為本書寫序。石主任是極富創造力的傑出詩人,也是頂尖的藝術社會學者,請他來寫序,必定使得本書增添無限的光彩。

決定出版後,一直煩請周明慧秘書為我聯絡洽商出版事宜,十分感謝。另外,關於這本書的出版,又承蒙李明政教授的促成,特此致謝。勞煩徐娟玉總編輯,領導松慧文化公司同仁,細心、辛勞的執行編輯工作,謹此致謝。

這幾年來,也感謝士林問學社的主持人劉源俊兄及同仁,聽了我幾場不知所云、淡然無趣的漢詩報告。說到這裡,想起臨溪問學的學風。對於晁補之「鹽角兒—毫社觀梅」詞中:「……占溪風,留溪月。……疏疏淡淡,終有一般情別。」這幾句話特別感受最深。借用這幾句,感謝學界、系裡各位老師和朋友,一路走來、數十年相遇相知的緣分。

要感謝的人很多。這44年東吳大學教學生涯,受到很多師長、同仁和學生的啟發與幫助。退休的時刻,就是最令人珍惜和感謝的時候了。我在東吳大學的歲月,總是抱著客觀隨緣、主觀敬緣、主動結緣的想法,全心全意的努力工作。我一直祈願我們的同學:讀書時注意健康,遊戲時注意安全。這樣,不斷地進德修業、下學上達,可以持盈保泰、喜樂平安的邁向人生旅程。

這本日記,只是日常生活所思所感的紀錄罷了,請大家勿用傳統詩教的道理來要求它。同時,我要順便感謝長久以來支持和照料我日常生活的家人。再者,由於蕙英、天怡提供日記編選的意見,天文參與了日記的編選、校訂,始能編成本書。也一併向她們致謝。

1960年以來的學詩緣份

小時候在家鄉布袋鎮,非常仰慕六叔公蔡如生先生,他曾經是布袋鎮鎮長,也是台灣著名的漢詩詩人。他為故鄉興建了步雲橋,啟發我造福鄉梓的志向。我青少年時期別署雲橋,以及後來的雲橋詩集,取其如雲的自由思想、如橋的樂暢溝通之意。當時,父親蔡玉煌先生敦請父摯漢學家陳主恩先生,斷斷續續為我啟蒙書法、易經和漢詩,啟發了高度的學習興趣。

1960年到台北,就讀省立台北建國中學初中、高中時,又有良師益友的鼓勵,開始自學漢詩、習作書法。在水墨畫學習方面,建中初一時,美術課受教於陳丹誠老師;參加國畫社時,向蔣雲仲老師學習水墨畫的入門。因此,在初中和高中時期,可說是對詩書畫三絕,有著熱衷而初淺的學習。

大學時期(1966-1970),持續漢詩、書法和水墨畫習作。到大園鄉農會實習後,繳交給楊懋春老師的大園實習日記(1969.3.18)。我在卷末題詩述志,受到楊老師讚賞鼓勵,鼓舞了超過半個世紀以來漢詩日記的寫作。

1990年代以後,徐震老師在我漢詩學習創作的過程,時常給我指導、批閱或函授。寫信時,會附詩讓我觀摩,或是批改我的詩作。所以,每當我收到徐老師的來信,我女兒天怡、天文都說:「爸爸的師父筆友徐爺爺又來信了!」另外,2000年時,陳郁夫教授為本校建校百年,撰作《全唐詩》全文檢索光碟,讓我的學習更加的便利。

至於出版詩集的緣份,主要因為2007年以《美意集》30首,獲得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當年報紙上說,獲獎人中以我的年紀最大。而這一年,正想要出版60歲紀念集,就用這筆獎金,出版第一部詩集《雲橋詩選:蔡明哲教授六十自選集》(1960-2006)(獻璜文教基金會贊助,松慧文化出版)。事隔10年,荷承石主任的催促和大力協助,於2017年出版這本《台灣漢詩日記 2012-2017》,編選、刊載65歲到70歲近5年的詩作,做為70歲退休的紀念文集。這本紀念文集,記錄著我的漢詩學習的成果,也做為往後繼續學習的起點。

 

為什麼叫做台灣漢詩

採用中國古典詩的格律或體例,用漢文書寫的詩,稱為漢文詩,即漢詩。以台灣生活為書寫對象的漢詩,可稱為台灣漢詩。這個詞比較中性,可傳於後代使用。古典詩一詞,正如新詩、現代詩的詞一樣,到後代就不好適用。一百年後,人們要說它是新詩?還是古典詩?又像唐代古典詩裡的近體詩,也不能說是現在的近體詩了。所以,把台灣書寫的中國古典詩,稱為台灣漢詩,是切合實際而且可以在未來使用的名詞。

另外,稱為台灣漢詩,也對於漢詩的大眾化和世界化有幫助。若稱為古典詩,無法在現在的時代成為一種書寫方法,也難於被現在的大眾普遍接受,或許只能一群人中孤芳自賞,成為時代邊緣的古文書寫、少數人的文字遊戲。

其實,台灣漢詩,以其精簡錘鍊的優勢,很能符合現在生活方式和網路傳輸的需求。因此,應將古典詩裡不能符合大眾社會需求的部分隨時修正,適應環境、接納變遷而永續生存。例如,在寫作品味方面,可考量介於雅趣和俗趣之間。讓格調自然天真、書寫活潑生趣、用字清新易解,而不作態扭捏、故鳴清雅。因此,漢詩不必故作孤高古語、或故作低俗俚語。孤高似不食人間煙火,而低俗也非大眾常態。漢詩詩人自能斟酌,日新又新。

 

台灣漢詩的社會詩學研究

2012年(65歲)迄今,展開台灣漢詩社會詩學的研究,藉以探討社會美學中的社會詩學:台灣日常生活中人民的思想和感情,以及這種思想、感情深處的社會美學價值判斷、時代心靈與社會氣質的變遷。

65歲初度時,吳明燁主任為我出版《台灣藝術的鄉愁:社會美學論文集》(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創系及蔡明哲教授教學四十年紀念文集,201312月)。其後,開始探討水墨畫與漢詩的社會美學議題,用來試驗各種社會理論和方法,或發現新的社會概念,以及探索、檢視社會結構和社會價值觀念之間的連結或斷裂之處。初步完成的前三項研究成果皆發表於士林問學社。最近的一項成果,則發表於社會學系教師研究成果發表會。

1 2015.1.14 發表〈過渡之畫:舟與橋繪畫的流通社會美學〉。討論繪畫作為社會媒體,跨時越界文化傳輸過程中的流通社會美學議題。此一「流通美學」議題,在後現代網路社會的文化傳輸問題上,可供參考。此文將Simmel〈橋與門〉的社會互動關係美學,推展到〈舟與橋〉的流通社會美學。

2 2016.1.13 2016.3.23 發表〈台灣漢詩的鄉愁歷史:文化權力下的鄉土認同〉(上、下)。探討台灣漢詩中「鄉愁意識和鄉土認同的類型」與變遷,以及台灣詩人的台灣認同與中國認同的鄉愁情結。也就是考察:社會權力結構對社會美學價值判斷、時代心靈的影響。將詩人進行「配對比較」(pair comparison),如沈光文/盧若騰,鄭用錫/劉家謀,丘逢甲/蔡如生,于右任/徐震。

3 2017.1.11 發表〈鄭板橋墨竹題畫的社會詩學〉。首度將社會詩學(social poetics)分為社會功能(social function)、社會創造(social creation)和社會解放(social emancipation)等三種詩論。視墨竹畫為文人修養和社會關懷的「社會媒體」(social media)

4 2017.5.2東吳大學社會學系教師研究成果發表會,發表〈台灣漢詩的社會批判詩論:蔡明哲「台灣漢詩日記:2006-2017」的類型分析〉,接續、聚焦於社會批判,發現一種台灣漢詩批判詩論。並且,未來也預備展開詩、書、畫文本間的一種「符號交換比對方法」(semiotic commutation method),以適用於水墨畫、書法和漢詩三絕互為文本,整合在同一媒體的研究。 

 

為何寫台灣漢詩日記

寫詩,當有景有情、有聲有色。不分古今、不避雅俗、不忌文白,只要能表情達意、溝通趣味即可。

社交唱酬之詩,無驕無媚;感懷抒情之詩,有感有節。詠物敘事之詩,入情入理。批判反省之詩,存真存義。此種台灣漢詩社會詩學,分成三種社會詩論,即社會功能,如社交唱酬、感懷抒情;社會創造,如詠物敘事;以及社會解放,如批判反省。三者皆要求漢詩的原創性,思情的洞察力、想像力和真實性,以及書寫行動的感應力和溝通性。因此,若能達到這樣的要求,台灣漢詩才能夠成為大眾溝通的社會媒體。

本書的作品,雖無法全然達到這樣的要求。但嚮往著表現台灣漢詩社會詩論的傳統,正面回應大眾社會改造的需求。透過社會功能、社會創造和社會解放,反省台灣的社會現象與問題。從而推動社會改造,使人在社會中,過著不被扭曲、不被片面化的真實人生和完整人生。

關於書寫的內容和方式,數十年來有了很多的變化。漢詩的創作,先是透過體驗日常生活中的六需(食衣住行育樂)、五感(視聽嗅味觸),在追求六需五感滿足的過程,難免會發生一些大小的實質問題或意義和價值上的困惑。而某些問題和困惑,因人的所思所感,偶有吉光片羽的靈感或靈韻產生。熟練的創作者,靈活運用漢詩的格律和押韻,就如同靈活運用捕捉靈韻的網子。人的日常生活中,靈韻總如脫兔,稍縱即逝,須巧施詩網、勤捕始得。

過去,憑著片紙隻字,積累了許多的創作。而晚近十數年來,運用電子產品打字,一旦捕得靈兔,或書寫於片紙,或書寫於iPhone, iPad, Notebook上。經修改謄清,書寫在紙本詩集保存。並製作電子檔多份分別儲存,也存於iPhone乙份,以備隨時隨地瀏覽、修改。如此,經年累月作品數量增加甚快、甚多。

台灣漢詩日記的書寫,因詩作受限於文字精簡、格律嚴謹,書寫的內容,只提大要、不計細節。在漢詩表現技法上,須能知明守暗(觀察力和表現力的明示、暗示)、運用留白(保留情思的想像空間)。這和書法、水墨畫,須在畫面空間留白是同一道理。在表現情思上留白,是要讓閱聽者保留想像、詮釋或創造的地方。留白可不是無精打采,掩飾自己的蒼白。漢詩和書法的世界,有它寫在不寫的地方。水墨畫,有它畫在不畫的地方。都讓人神馳於有情、玄思和創造的氣韻生動、虛實相生的境界。

總之,漢詩作為一種社會溝通媒體。它是由日常生活釀造的,釀造出來的酒固然有佳有劣,就看有沒有人要跟你淺嚐分享或同飲共醉了。


思之所向與情之所繫:漢詩作為大眾溝通的社會媒體

台灣漢詩,是日常生活思想、感情所表現出來的書寫行動。既是個人書寫行動,也是一種社會互動溝通的媒體。可不在意其是否高雅或流俗,只在意它是否能以原創的、真實的表達日常生活的所思所感,使其直覺人性、關懷社群。

每個時代,不論是以何種語言或何種格式書寫,凡能書寫言說那個時代的創新事物、揭示真相和提問困境的作品,都能夠流傳下來,成為文化的遺產。在漢詩的國度裡,我們的詩作,將現在成為過去,而現在已經留給了未來。今日的詩作,不論今人是否閱讀,或許只能說是為了留給後來的人而創作了。這可能是今日台灣漢詩創作的時代意義和未來精神吧!漢詩創作,就是回顧過去、把握現在,而有志於未來。它是一種跨時越界的社會媒體。

漢詩的習作,幾乎貫穿聯繫了我的生活史。回顧1960年之前,開始習作迄今,這57年來漢詩寫作的生命史歷程,大約可分為:少年學步(13-25歲)、青年徒步(26-31歲)、壯年跑步(32-59歲)和老年漫步(60歲以後)等4個時期。 

這本詩選的作品,應屬於老年漫步晚近5年(65-70歲)的作品。雖仍有壯年的衝刺和勇氣,但作品的韻律和動作,總覺得比較遲緩,心思和感情也稍微平淡了,作品明顯的轉向追求自然天真。雖然進入老年時期,所幸對事物的好奇心、觀察力、想像力,以及表現行動力都還健在,也還能夠不斷創造新的作品。

由於歲月給予精神和生命的磨練,讓近作增添了人性的體諒與溝通的諧趣。在漢詩的寫作風格方面,總覺得應追求簡明、清新,適合大眾閱讀。讓漢詩能夠存活於這個資訊發達、網路傳輸、媒體主導和名人驅動的大眾生活世界。

很可惜,現在的人幾乎不讀漢詩,認為可能無法溝通或沒有興趣和它溝通,於是把漢詩當成「古典詩」來供奉著。現在的台灣漢詩,還不算是大眾生活的書寫,也不是大眾日常閱讀的社會溝通媒體。儘管如此,我還是希望藉由這本漢詩日記的出版,說出有關台灣漢詩融入大眾生活、面向未來世界的願景。

 

漢詩的接受:珍寶或敝帚

一般人認為,南宋陸游是留下詩作數量最多的詩人。他以老年時期詩作數量為多,珍寶與敝帚並陳。因老年休閒時間多、書寫數量大,而無心力彙整清校。本書屬於我的老年日記詩選,對於日常生活思想、感情之靈韻,總覺得一期一會、或許再會無期的想法。因而,顯得心急衝刺,唯恐記錄不及。所以,這10年來,進入老年期的創作數量(估計約1100餘首),幾與前面47年的數量(估計約1200餘首)相近,今日察覺甚感訝異。由於量多難免浮濫,理應以陸游晚年詩作的質量為戒。但敝帚自珍,年老無心力且不願割捨,人同此心。

正因如此,本書從近5年來752首中選出了566首,而想要全面鋪陳日常生活各個面向。可預料必定備多力分,精華者少,務請讀者惠予諒解並指教。

 

賦詩序末

    未來詩簡

萬事隨時了    天空覺地寬   

流光邀月醉    舞影見身單

此季花開好    當今夢共歡   

詩歌存小袋    用字不為難

 

 

 

自述

潮逢亂石浪頭高    正道扶天意興豪   

不與今人分勝負    無須故事說功勞

微言影記浮生趣    小論風評現世騷   

蜜採花間蜂作伴    真情刻畫筆非刀

 

 

 

 

 

                                                                                                              蔡明哲

 

 

  謹識於淡水芳裕樓

2017.9.24

 

 

 

 

 

 

 

 

 

 

 

 

 

 

 

 

 

 

 

 

 

 



台灣漢詩日記2012.1-2017.9 / 752566

    明天集2012.1-2012.6 / 3819

    太平路集2012.7-2013.12 / 6049

    新厝集2014.1-2014.7 / 12590

    杭州南路集2014.7-2014.12 / 207147       

    城東集2015.1-2016.3 / 154122

    清水街集2016.4-2017.2 / 3626

    淡水集2017.3-2017.9 / 132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