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自然的人化與人的自然化: 馬克思恩格斯生態學說選集
   產品編號:28
   ISBN:978-986-7599-12-4
   出版年月:2005年07月
   作/譯者:黃瑞祺、黃之棟 編著
   頁數:371
   定價:300  優惠價:240
教學樣書索取 團體訂購


 本書的書名《自然的人化與人的自然化》源於馬克思的《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將這兩個詞並舉試圖抓住馬克思主義的自然觀及生態學的精神。當代生態問題源自「自然的人化」,而其出路則寄託在「人的自然化」。

  本書是《綠色馬克思主義》的姊妹作,《綠色馬克思主義》是我們試圖結合馬克思主義與現代生態學二者的系統著作,而本書則是把馬克思、恩格斯二人有關自然、生態、生活環境等思想(統稱「生態學」)的作品加以編纂、詮釋。二書性質雖不同而內容卻可以互補。

  二書的核心觀,從生態學而言,試圖超越人類中心論和自然中心論,而達到人與自然之間和諧的伙伴關係;從馬克思主義而言,二書的主軸都是從辯證唯物論(辯證法的自然觀)到歷史唯物論,而至資本主義批判,從抽象到具體。



本書及其姊妹作——《綠色馬克思主義》(松慧,2005)是目前在英國雪菲爾(SHEFFIELD)大學政治系博士班研究的黃之棟先生和我兩人一年半密集合作的成果,記得我們第一次討論這個計畫是前年(2003)暑假的一個午後,在台中市精明路的春水堂,當時充滿靈感和奮發的氣氛混雜著暑氣,至今記憶猶新。

  本書的書名(《自然的人化與人的自然化》)源於馬克思的《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將這兩個詞並舉試圖抓住馬克思主義的自然觀及生態學的精神。當代生態問題源自「自然的人化」,而其出路則寄託在「人的自然化」,最後達到人與自然的和諧伙伴關係。

  《綠色馬克思主義》是我們試圖結合馬克思主義與現代生態學二者的系統著作,而本書則是把馬克思、恩格斯二人有關自然、生態、生活環境等思想(統稱「生態學」)的著作加以編纂、詮釋。二書性質雖不同而內容卻可以互補。

  二書的核心觀,從生態學而言,試圖超越人類中心論和自然中心論,而達到人與自然之間和諧的伙伴關係;從馬克思主義而言,二書的主軸都是從辯證唯物論(辯證法的自然觀)到歷史唯物論,而至資本主義批判,從抽象到具體。分別檢視三者與現代生態學之間的關係,以及三者之間的關係。

  從現代生態學來看,馬克思主義有其獨特性的潛能和貢獻,這可依據其三層結構(三個同心圓)來析論。第一層結構是辯證唯物論(辯證法的自然觀),這是把人、社會、自然都當作是一個繼續演變之整體的諸部分,在其中人透過歷史上演變的社會勞動體制去影響、改造自然,而自然亦影響、形塑人。人類史和自然史不可分割,人本主義即自然主義,自然與人和諧統一。這個世界觀相當程度可以超克人類中心主義和自然中心主義二者的偏頗,而趨近於人和自然的和諧伙伴關係。

  馬克思主義第二層的結構是歷史唯物論,在這個以生產力及生產關係為基礎的歷史觀中,人與自然的關係歷經了不同的階段,資本主義只是近代的一個階段。資本主義是將生產力發展到空前高度的一個階段,人與自然的矛盾也發展到了空前尖銳的程度,社會體制對自然(人的自然和外在自然)的破壞也到了空前嚴峻的程度,這是有待超克的階段。

  馬克思主義第三個層次亦即最核心的結構是資本主義批判,揭露資本主義對自然(內在自然和外在自然)的破壞,由於大量生產、大量消費、大量拋棄的生產方式,一方面對人體自然形成極大的壓力、甚至戕害,《資本論》的第八章「工作日」很生動地闡明這一點,當代頗為常見的過勞死現象也顯示這點;另一方面資本主義對外在自然環境也造成了很大的負擔及破壞,資源的揮霍浪費,鉅量且急速增加的廢棄物有待處理。而且根據資本主義的邏輯,為了獲取廉價的原料、勞力以及更廣大的市場,資本主義終將轉變成帝國主義。因而資本主義對自然的破壞就從工業先進國輸出到工業落後國,將環境的污染及破壞國際化、全球化了。

        這兩本書出現在二十一世紀台灣的書市或許顯得有些突兀,因為在這兒(如同在其他許多地方)馬克思好像已經是一個古董了,時人不彈此調久矣!然而身為當代左翼知識份子,把馬學關連到當代生態問題及生態學乃是貫徹理論與實踐的一個重要環節。二書的出版衷心希望能引起對生態學和馬學有興趣者的共鳴及討論。

  兩書的製作獲得柯慧雯和林意淳的協助甚多,謹此致謝。雖然我們主觀上求好心切,然而書中錯謬恐怕在所難免,期待讀者不吝指正,以便再版時能加以改進,來信指正請寄: rchwang@gate.sinica.edu.tw

黃瑞祺
2005年2月7日(農曆小年夜)初稿
2005年2月18日修訂
於中研院歐美所